君狐耶?

【Hoax】

【卡黄】Hoax

2.

李艺彤扭过头去看向窗外,试图掩饰自己早就已经被黄婷婷看到的通红的脸颊,黄婷婷盯着李艺彤背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视线往上移,发现了李艺彤红透的耳尖,唇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弧度,直到到达目的地黄婷婷嘴角的弧度还是没有放下来。

她起身解开了李艺彤的安全带,锁好车门,把李艺彤送到门口时,头发已经被雨打湿,被打湿的刘海湿哒哒的紧贴着黄婷婷的额头,李艺彤身上的白衬衣也被雨水打湿,衣角不住的往下滴着水。黄婷婷可怜巴巴的盯着李艺彤看。

李艺彤受不了黄婷婷对她的撒娇,无奈,只好把黄婷婷带回了家,李艺彤推开门,给黄婷婷拿了一双拖鞋,黄婷婷看见拖鞋心情顿时又高了一个度,李艺彤还留着自己的东西。

李艺彤进浴室从里面丢了条干毛巾给黄婷婷,“诺,拿去擦擦,等会我洗完了你也去洗个澡,不然明天肯定会感冒的。还有,这么大的雨,就先在这里住一天吧,等我出来去给你收拾客房。”黄婷婷目送着李艺彤,直到她把浴室的门关上,黄婷婷埋进床沉醉在属于李艺彤的气息里。

李艺彤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黄婷婷呼吸平缓的躺在床上似是已经睡熟了的样子,李艺彤想,这个样子就睡觉一定会感冒的,于是她用毛巾擦干了头发,上前轻轻的捏了捏黄婷婷的耳尖,温柔的迫使黄婷婷尽量舒适的醒来。黄婷婷感受到耳尖传了一阵热度,嘤咛着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李艺彤皱着眉头的样子,于是黄婷婷熟练的搂住了李艺彤的脖子,让她弯下身子来,“发卡抱~”

李艺彤瞪大了双眼,随即了然的顺从黄婷婷的要求,抱起了黄婷婷向浴室走去,李艺彤内心深知刚起床的黄婷婷是多么的粘人,但是与此同时黄婷婷的起床气又是多么的大,如果不按她说的做,自己今天晚上可能就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李艺彤熟知着所有关于黄婷婷的一切,黄婷婷也是如此,为什么如此默契的两人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呢?连彼此的过去都成了两人的禁忌,两个人都逃避着从前的往事,不提起,不回忆,不关心。

李艺彤把黄婷婷放进浴室便走了出去,还细心的帮黄婷婷关好了门,关了客厅的灯,只剩浴室的浴霸灯从玻璃门投射到客厅里来,李艺彤走到阳台的落地窗前,看着雨淅淅沥沥的落,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悲观,从书房抽屉里找出来一支烟点上火,却不吸,就只是夹在手上。李艺彤在黑暗中盯着自己手上的这支烟,橘色的火星缓慢的燃烧着,烟雾渺渺升起。李艺彤在心里想了许多,直至手指觉得烫人,这才发现火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她枯涩的笑了笑,这只烟就像自己和黄婷婷的感情,已经燃烧到了尽头,除了工作,再无交集。

李艺彤摇了摇头,把脑子里过多的想法全都甩出了脑外,听到背后浴室传来了一阵声响,扭过头却发现从浴室门里探出来一个脑袋,她疑惑的盯着黄婷婷,皱了皱眉,黄婷婷连忙说到:“发卡…你有多的换洗衣服吗?”

李艺彤这才恍然大悟,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脸,从衣柜的最深处拿了几件从前黄婷婷还和李艺彤住在一起时留下的衣服。黄婷婷换好衣服后,默默的走进李艺彤已经给她铺好了的客房床铺上,黄婷婷没有闻到那专属于李艺彤的能让她安心入眠的气息,嫌弃的撇了撇嘴,一夜无话,终是入眠。

第二天早上,黄婷婷开车带着李艺彤来到警察局里。局里人影散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没过一会儿李艺彤就发现连今天早上一起来的黄婷婷也不见了。李艺彤疑惑的走进了办公室,刚一坐下,万丽娜就敲门进来了,神色十分的严肃“局长,犯罪嫌疑人又出手了,我们刚刚才从现场把尸体运回来了。”

“我刚去看了看尸体,初步鉴定,死亡时间没超过8小时。而且这名巡警四肢的筋都被挑断了,嫌犯手法非常娴熟,力量很大。根据死者受伤的地方来看,头部应该是先被嫌犯用钝器击中导致了昏迷,然后挑断了筋流血过多致死。”换上一袭白衣长袍的黄婷婷缓缓步入李艺彤的办公室,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李艺彤用手撑着下巴默默思索。突然一个电话打来“喂?市长?嗯…对,嫌犯又出现了,杀的还是警务人员,嗯好,我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给市民朋友一个交代的…”

李艺彤一脸忧愁的放下手机“消息传播得非常快,鞠市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表示很愤怒,要求我们立即调动所有警力调查这件事情,娜娜,你尽所有的手段全力封锁消息,别让市民们产生更大的恐慌。”李艺彤抬头看向万丽娜,万丽娜立即行动了起来。黄婷婷昂了昂头表示赞同,随即抬起眸子看向李艺彤,“走吧发卡,去案发现场看看。”说完便抬腿向门口走去。李艺彤只好快步向前跟随着黄婷婷的步伐。

一小时后……

现场已经被封锁,周围的人群被警察挡在了外面。到处都是看热闹吃瓜观众在那里聊。李艺彤和黄婷婷一起走进犯罪现场,在一名警员的帮助下来到行凶地点。“当天晚上有任何可疑人物来到这里吗?”李艺彤问道警员。“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个监控摄像头,但是暂时还没有去查看监控视频。”警员看着李艺彤逐渐皱起的眉头感到心虚。

李艺彤刚想发作,突然这时局里来了电话,李艺彤连忙拿起手机“死者身份调查清楚了吗?”“局长,死者身份已经查明,秦兵,男,24岁,交警,有一个妻子,还有他左手手腕上有一个跟上次那个巡警一模一样的字符,意义目前不明,我已经把照片发到你手机上了。”李艺彤挂掉电话,打开照片,上面果然写着‘Ta Zhi Yao Ai Qing’,和上次那个死的巡警左手手腕上的字符一模一样。“发卡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黄婷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说到。“如果是用拼音的话,我觉得应该是‘他只要爱情’,如果是这个意思的话,多半是情杀,我们可以从死者的家庭开始入手。如果光是字母的首写字母的话就是‘tzyaq’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又陷入了沉思,不禁出言提醒李艺彤“发卡,我们应该先去看监控视频,这样才好缩小嫌疑人范围,如果运气好,可以找到两个出事地点都出现过的人,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嫌疑人了。”李艺彤这才幡然醒悟,拉着黄婷婷就直奔监控室。

监控室里李艺彤和黄婷婷专心致志的看着屏幕,不敢有一丝的松懈,生怕她们一放松就会漏掉什么关键人物。但是屏幕上却还是一片寂静,夜晚中偶尔有几辆车开走,但也没什么可疑的。“发卡,该吃东西了,我们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上午了。”黄婷婷起身暂停了视频,伸了个懒腰。李艺彤现在也满脸疲倦,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12:50了。“也对,我眼睛都看花了,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先去吃饭吧。”说完和黄婷婷一样伸起了懒腰。“嗯,走吧,还是坐我的车。”黄婷婷偷偷瞄了一眼因为李艺彤伸懒腰而漏出来的纤细白皙的腰。

两人下了车一起走进一家餐厅,李艺彤朝里面打量了一番“就这里吧,环境还不错哦!”说着,李艺彤对黄婷婷眨了眨眼,“我先去看看吃什么菜!”语毕,李艺彤大步流星地走向一个服务员。服务员恭恭敬敬地递上了菜单,不知何时,黄婷婷已坐在了位子上,托着脸出神地望着李艺彤,“哎呀,那就来两份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吧,记住再来两杯百花果茶!”李艺彤被五花八门的菜单看晕了头,说完便朝黄婷婷那边走了过去,两人面对面等待着服务员上菜。李艺彤修长的手指轻敲着餐桌的边缘,黄婷婷瞄了人一眼,“还在想问题呢?不是跟你说了吃午饭的时候要好好放松一下嘛?”李艺彤挑了挑眉,“谁规定吃饭时不能想问题啊!”就算口头顶撞了黄婷婷,脑袋却主动停止了思考,李艺彤感到实在无所事事,便拿起桌上的手机刷了刷微博。

这时李艺彤手机上发来了万丽娜的一条信息“局长,有一个自称是目击者的人来提供线索了,你尽快赶回局里。”看到这里李艺彤心头突然一跳,起身离开。“怎么了发卡?又发生什么事了?”黄婷婷感到扫兴。

“娜娜发消息过来了,据说是有目击者来提供线索了,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大的突破口。”李艺彤看着黄婷婷“马上开车送我回警局。”口气是不容置否。黄婷婷听到李艺彤正经的语气,神色也立即警觉起来拿出车钥匙跟了上去。

“我那天就是带着兄弟去找一个欠钱的人还钱,没想到他也喊了兄弟来,那没办法啊?我红绳会是那么好惹的吗?我当即就觉得丢面儿,立马喊兄弟来了啊?那人看我又喊兄弟,冲上来就把我手机给砸了,那没办法啊?我就只能招呼兄弟们往他脸上砸了呗?您说是吧警官?”李艺彤生无可恋的盯着面前描述到精彩部分还手舞足蹈的所谓的目击证人感到无语。

她敲了敲桌子,示意让面前的人安静下来,对面那人看见李艺彤严肃的神情不知怎的居然安静了下来。

李艺彤清了清嗓子,照例询问到:“姓名?”“赵粤。”“年龄?”“25。”“性别?”“虽然我的是女的但是我小弟总说我不是个女的,难道是我女性特征不明显么?”李艺彤闻言抬头看了看,这不看没什么,一看不得了看得李艺彤眼神都发直了,李艺彤咽了咽口水,“不不不,我觉得很棒,nice body。”黄婷婷警告似的咳了几声,敲了敲桌子,桌子下的脚已经蠢蠢欲动。

李艺彤感受到来自旁边人的怨气,不由得正了正神色继续询问到:“你当时路过案发现场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赵粤稍稍思索了一会,说到“我当时路过的时候就闻到一股血腥味,我还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从岸上跳到了河里,我当时还以为他要跳河,我还打算跳下去救他呢,结果发现他自己在水里游得好好的,不一会儿就没连背影都看不着了,大概就是这些。”“你们打群架大概打了多久?”李艺彤一旁的黄婷婷突然出声询问到,“额…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吧。”赵粤说完便觉得口干舌燥,连忙拿起一旁警员准备好的凉白开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大口下去。

李艺彤手上转着笔,脑袋里飞速的思索着,旁边的黄婷婷却出声打断了李艺彤的沉思。

“不对,你说谎了。”




最后恭喜李总喜提中报第一啊啊啊啊!

【Hoax】第一章
乱七八糟根本不知道哪来的敏感词?

抱歉,重发一次,上一次发的就当我胡言乱语吧,bug太多。
图源 @三旬远河
一个邪教cp的约定。